因偷看野人,遭遇人生挫折的钢铁工程师(9)

2021-11-24 来源: 奇达旅游快讯

最出色的梦想 动人的追寻(之八)


用生命找寻梦想的探索者

1980年4月下旬,针对国内某些专家主观武断坚称野人不存在,将开展野人科学考察当着伪科学极力反对,中科院武汉分院成解副院长,专程深入林区调研。听取林区政府五位主要领导,曾经集体围观野人的情况汇报。成解副院长在林区党委办公室召见了我,他向我详尽询问发现野人的经过,希望我要再接再厉,争取为揭露野人之谜作出贡献。

1980年5月4日至6日,湖北省委书记陈丕显,在武汉洪山礼堂组织开会“鄂西北野人考察专题会议”。在“鄂西北无法解释动物(野人)科学考察队”成立大会上,陈丕显书记说道:“要想办法斩谜,这是个大事情。这个谜,已有三千多年历史。现在要斩谜,有的坚信,有的不相信,如果劝说了不坚信的人,再展开这一工作就晚了。”


1980年5月7日,湖北省委书记陈丕显(左2)在神农架野人考察专题会议上讲话,支持野人考察工作。

1980年5月27日,神农架高山风和日丽。作为“鄂西北奇异动物野人科学考察队”的科考队员,我与20余名科考队员,经鸭子口抵达了坐落于猴子石主峰东南面的大弯大本营。这次,科考队由林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杜永林,中科院武汉分院计划处的李世成研究员,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生物系副教授刘民壮,相继担任队长和副队长。由郧阳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孟庆宝担任政委。


1980年5 月7日,在科考队成立大会上,科考队顾问、人类学家袁振新教授(左1)在作大会发言。

由于刘民壮副队长和甘明华、李孜、袁裕豪、王承忠等科考队员,于1979年冬天,在猴子石主峰西侧的反弯梁山谷里,发现过野人群体回到雪地上的踪迹,黎国华在三个月前的1980年2月28日,在反弯梁的半山腰找到过野人,刘民壮副队长便自由选择了离反弯梁不远的大弯不作作为考察队的大本营。

科考队虽然下山了,但条件极其艰苦,没有高科技的考察设备,也没有任何通讯工具。科考队员们只能背着装满炒米的干粮袋和水壶,每人背一支半自动步枪,完全像游击队员一样,几个人一个小组,每天分散在原始森林中搜寻野人踪迹。科考队只有来自上海的李孜和来自北京的科考志愿者于建,分别有普通照相机。湖北省的组织科考队的目标,就是希望获取野人不存在的必要证据。所以科考队的主要目标,就是想要获取野人的标本或者尸骨,首先证实野人显然存在。

这次我与来自山西太原钢铁公司的樊井泉工程师,以及来自北京的于工、于建兄弟一起,驻守在反弯梁西部的猪拱大坪原始森林无人区。我们将一个充气帐篷,安放在两个药农周本学、向昌安的药材棚旁边,就算我们的大本营。然后每天早出晚归在森林中夹杂搜寻野人。

进山将近几天,于工、于建兄弟在一次夹杂中,就在猴子石主峰东侧,一条山脊上的箭竹林中,找到了一个疑为野人做的窝。野人们在高山上猎捕各种野生动物,它们也懂如果漫山遍野的跳跃,任何野生动物发现有危险都会迅即逃窜。所以野人们为了捕猎,它们会在地势较高的密林边,用箭竹编织一种像沙发椅的临时睡觉窝,坐着或者躺在这种睡窝里,一边静静地睡觉,通过观察和静听森林中的声音,耐心地守候各种猎物的经常出现。只要趁此了羚羊、斑羚、毛冠鹿或者黑熊、野猪之类的动物,它们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行动冲向它们的猎物。这种用十多根指头细的箭竹,先扭成一股一股的绳索的模样,再进行编织而出的睡窝,是没有高等灵长类动物的手的功能的其他野生动物,根本无法完成的。也是人类没这样大的力量可以编织而出的。


野人为了守候猎物,用箭竹编织临时睡窝。它们在这种临时睡窝中,既可以守候猎物出现,也可以睡觉

科考队的政委孟庆宝,因在竹山县境内,曾与五个武装干部一起,在山中同时围观过一个爬到在树上的野人。因当年没有捕捉野人一直后悔莫及。这次,孟庆宝政委就把他的实地考察重点,锁定在了他过去发现过野人的地方——竹山县柳林区墨池公社高峰大队境内的枪刀山。在归属于集体经济的时代,山区农村各个生产大队,生产小队,为了搞副业获取经济收入,神农架及周边十多个县的农村,都在高山的森林中建立有药材场。这次孟庆宝带领袁裕豪、刘刚、柯长茂、何立志、胡振林、邓世喜、彭宝朝、李洪柱、刘学刚等9名科考队员转入竹山县后,就将枪刀山苦菜垭药材场,当着了他们科考小组的大本营。

枪刀山的东边与神农架的大九湖毗邻,南边与重庆市的巫溪县兰英寨林场毗邻。枪刀山地势险要,邻近和平时是国民党残匪和地方反动武装活动横行的地方。在与巫溪县北邻的枪刀山南坡洞穴密布。中低山茂密的落叶阔叶林里,不但有非常丰富的野栗子、榛子、橡子等各种坚果,还有八月捉、猕猴桃、五味子等各种浆果、肉果,林下有茂密的草本植物。是由森林中非常丰富的林下草本植物、坚果、干果、浆果,以及各种野生动物组成的食物链,构成了野人取之不竭的食物来源。这才使得森林中的野人能跟黑熊、棕熊、野猪、虎豹等各种大型动物一样,因为有永远会耗尽的食物源泉,而可以在广袤的高山密林中一直残存到今天。

由孟庆宝带领的9名科考队员进入枪刀山后,一次袁裕豪刚刚走出半山腰一片湿润的密林中,就发现了几个长达48公分的清晰的野人大脚印。孟庆宝政委立即的组织枪刀山的9名科考队员,迅速展开跟踪追击。经过两小时的搜索,科考队员们在密林中共发现了近千个倒数的大脚印。


(自左至右) 科考队员李洪柱、胡振林、政委孟庆宝在研究48公分的野人脚印的石膏模型。

然而,正当科考队员们情绪高昂,信心百倍对发现的野人大脚印跟踪追击的时候,野人的大脚印消失在了向阳的高山上的夏枯草的草地上。人们只能几个人一个小组,一边对这个朝着大山南边的巫溪县境内逃窜的野人进行搜索,一边在枪刀山的崇山峻岭中探险寻找野人栖息于的洞穴。在国家没有对山区农村实行禁猎的年代,高山密林中经常有猎人活动,不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下山不久科考队员彭宝朝,在丛林中夹杂,因踩上偷猎者安放在草丛中的垫枪,就被垫枪打死了一条腿。

1980年5月,当湖北省决定组织野人科学考察的消息爆出后,不但在全国各地有许多热衷野人科学探索的生物教师、青年志愿者,纷纷要求参与科考队。在湖北、山西、上海等地,还有一些因亲眼目睹过野人而拒绝参加科考队,希望为揭开野人之谜做一番贡献的六个工程师。

樊井泉是山西太原钢铁有限公司的工程师。1957年深秋季节,樊井泉作为重工业部西北勘探大队见习生,随勘测大队到秦岭太白山展开野外作业的期间。他听闻在勘测队附近的太白山一个偏远山村,有一个肖大爷多次在山里碰见过野人,充满著好奇心的樊井泉,不顾勘探队三令五申,在反右斗争期间不得擅自离队的规定。他寻找这位肖大爷,拿出五块大洋给肖大爷做到报酬,请肖大爷给他带路要看看野人。

深秋季节,正是中低山的野栗子煮熟,栗子从刺包壳炸裂,纷纷从树上落到地面的时期。樊井泉追随肖大爷走进山中的一片栗树林后,他在树上的栗子噼噼啪啪洒落到地面的栗树林中,狗着腰在林中搜索了一会。不一会就如愿以偿,看见了一个约二米高的母野人,正带着一个野人娃娃,从栗树林深处慢慢走了出来。

有些惊讶又些微懦弱的樊井泉紧挨在肖大爷身边,他车站在离野人母子俩约二米近的地方,瞪着眼珠子,从头到脚,从母野人的周身到腿丫子,都仔细地观察。母野人看到肖大爷和樊井泉,可能经常看见肖大爷的缘故,野人没有丝毫的恐惧和不知所措,显然不在乎樊井泉在仔细观察它们。这使樊井泉不但第一次进山,就成功看清楚了野人的真面目,他连母野人腿丫子处的斑斑血痂都看得一清二楚。


樊井泉工程师看到母野人率领野人娃娃,一直在栗树林中偷栗子,他自己也拾起了栗子。

樊井泉第二天又去看,第三天还去看……他一连三天都看到了野人。听肖大爷讲解这个小野人娃娃已经六岁。樊井泉第三次进山看野人时,他还站立在野人母子俩身边,一边观看野人母子俩在栗树林中默默地捡栗子,他自己也在山坡上捡了许多野栗子。

樊井泉在第三次偷看野人回到驻地后,因缺席了勘测大队的批林批孔斗争大会,他终于因下山偷看野人被停职反省。并接受了勘探大队的几位苏联专家轮番告知。因偷窥野人,无的组织无纪律,他还多次站在右派分子身边参与陪斗。

在一个大雪纷飞、寒风呼啸的夜晚。在反右斗争的大会上,勘测大队的右派分子——中国重工业部西北勘探大队总工程师裘应磷教授,因长时间站着被批斗,大衣皮帽被愤怒的工人扔在了一边。看见身边的总工程师,长时间车站着遭到批斗,身体极端虚弱,突然浑身发抖瘫倒在地抽搐起来,樊井泉一把拉起裘应磷总工程师,并将滚落在地的大衣和皮帽穿着在了裘应磷的身上。

为此,樊井泉因“丧失阶级立场,同情右派分子裘应磷,先后三次下山偷看野人”等错误,被解聘了团籍,被拿着了右派分子帽子。第二年,勘探大队回到了北京。樊井泉因偷窥野人,同情右派受到处置,离开了重工业部西北勘探大队。幸亏樊井泉在大学时代是出色的足球队员,1958年,他被山西省体委选入省足球队,安排在了太原钢铁公司工作。

1980年4月,已兼任中科院某研究所分析化学研究室主任的裘应磷研究员,已是了太原钢铁公司工程师的樊井泉,当年在重工业部被划入右派的结论,在北京获得平反昭雪。平反大会刚刚结束,樊井泉听说湖北省重新组织野人实地考察,想起自己因三次下山偷看野人遭遇的坎坷人生,他感慨万千,毅然找到中科院古人类所的黄万波、袁振新,表达了自己要参与鄂西北科考队,为揭露野人之谜做贡献的决意。

1980年5月4日至6日,经中科院有关领导同意,樊井泉到武汉洪山大礼堂参与“鄂西北无法解释动物野人实地考察专题会议”后,便雄心勃勃地走进神农架,与本文作者及北京的青年志愿者于工、于建兄弟一起,以猪拱顶大坪原始森林无人区的药材场为大本营,在神农架开始了三年之久的艰苦卓绝的野人追踪。

为了寻找野人,已经50岁的钢铁工程师樊井泉,进山后专门穿着了一身他精心制作的野人伪装服。经常与我一起,时而在密林中徒步穿插,时而坐在山崖边大树下静态观察林中的动静,望眼欲穿地搜索着野人。然而,神农架及周边七个县连绵起伏的大巴山,崇山峻岭中到处是峡谷天堑,峭壁巉岩,境内森林布满。鄂西北神农架及大巴山的高山密林,不像广阔的非洲大漠、内蒙草原、青藏高原,有几十公里的能见度。只要有群聚性的野生动物出现,摄影师用三脚架架起带有望远镜头的白炮、黑炮,用高速度的快门,就可以随手摄制到在几公里外跳跃的动物。而在神农架这种高山峻岭森林布满的地区,因林下有茂盛的灌木丛,密林中的能见度一般只有5到10米。任何大型兽类动物只要钻入密林,想着就不会消失。在高山密林地带,没有高科技的考察设备,要找到野人十分困难,要摄制到野人更是异常艰难。

科考队员每人除了一支半自动步枪,不但没有任何高科技的实地考察设备,就连电台、对讲机、照相机这些很普通的设备也没有。要揭露野人之谜,要向世界证实野人存在于自然界中,科考队员们唯一的方法就是在发现野人后,谋求取得一个活的或者死的野人个体,或者寻找野人的遗骸、头骨之类的物证。科考队的李孜、于辟两人有个人的普通照相机,如果找到了野人,只要距离在10米以内,野人能像人照片一样纹丝不动,就可以把野人拍摄下来。但 只要野人跳跃,这样的普通照相机根本无法摄制到野人。所以,要揭露野人之谜,要依赖二十多个科考队员,在密林中挣扎地搜索,苦苦地守候都是十分明朗的。

为了通过探查深山的一些神秘洞穴找到野人的遗骸,于是我经过请示科考队的领导,我率领来自抚顺标准件厂的志愿者黄泽惠,率领樊井泉,率领袁裕豪先后三次转入巫溪县境内探查了二十多个洞穴石窟。我们几次历经九死一生的磨难,差点就杀在了地狱般的洞穴中。最后只得从当年隶属四川省管辖的巫溪县,重新回到湖北省境内的神农架,继续到猪拱顶大坪的原始森林无人区,到森林中搜索野人。

那是在我从巫溪县回到猪拱顶大坪旋即的一个雨后天晴的中午,幸运之神差点降临我的头上,我竟然和猪拱顶大坪的几个药农意外的找到了一个野人。

想要告诉主人公是怎么踏破铁鞋无觅处,意外发现野人的?

请注目“伟大的梦想 悲壮的追寻之九”

(作者系原鄂西北奇异动物科学考察队科考队员,记者,世界文化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本作品系作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任何无报酬转载。对非法抄袭剽窃作品内容者,依法追究侵权行为责任)

上一页:周边游:精致露营突然火爆 90后95后是消费群

下一页:2021亚太卓越采购峰会暨卓越采购奖颁奖晚宴圆满举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