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进退”之间“焕”新颜

2020-09-02 来源: 奇达旅游快讯

大九湖花之韵。刘永英 摄

嫩绿、深绿、碧绿、油绿……车站在神农架域内任意一点,上前360度,都能看到绿色,林海涌动,参差多态。

若把时间座标往前调几十年,为提供支援国家建设,大规模伐木行动一度将神农架推向毁灭的边缘。1982年,神农架林区森林覆盖率降至63%,而今,森林覆盖率已多达91.1%。不断变化的森林覆盖率,亲眼着神农架从开山伐木大搞开发,到陆续建立保护地分类保护,再到试点国家公园专责维护与发展的壮丽历程。

“进退之间,生态优先,全力维护好生态的神农架林区,也在取得生态的期望。”神农架林区党委常委、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柳健雄说。9月4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将组织第三方对神农架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任务完成情况积极开展竣工验收。在1170平方公里试点区域内,山水林田湖草管得怎么样,老百姓生活怎么样?试点验收前夕,笔者实地走访。

理顺机制 告别“九龙治水”

8月31日,海拔3000余米的神农顶,游人如织。游客们看不见,就在瞭望塔的背后,神农架国家公园的专职生态巡护员们,正背着沈重的行囊穿越在密林和草甸之间。他们以自身为“点”,画出181条“线”,编织成生态维护“网”,共同筑哀神农架生态维护屏障。

神农顶管护中心的巡护队员在高山草甸上穿越。(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而在过去,国家公园范围内不存在地域分割、部门共管现象,时常影响制约保护效果,说道是‘九龙水利’毫不夸张。”柳健雄举了一个例子,“一只野生动物,跑到自然保护区里去,归保护区的森林公安管;跑到保护区外的林地里,归林业的森林公安管;跑到湿地去了,又归湿地公安管……”

如何更有效地维护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完整性?

神农架林区党委、政府指出,展开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有利于破解这些难题。体制试点区整合所有自然保护地,重新组建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神农架国家公园将4个世界级保护地、 4个国家级保护地和2个省级保护地的优势资源重组,创建了“局机关—管理处—管护中心”三级管理体系,构建了“一块牌子、一套班子、一个标准”管理。同时,牵头毗邻国家公园的6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率先成立了鄂西渝东毗邻保护地联盟,实现各保护地之间的相连联保联防,共同保护“绿神农架地区”生态环境。

理顺管理体制的同时,神农架通过立法实施最严格的维护。2018年5月1日,《神农架国家公园维护条例》(以下全称《条例》)正式实施,试点区内禁止一切狩猎捕捞活动,连漏草皮、捡鸟蛋也不容许,同时禁令新建、扩建、改建矿产资源开发、水电等项目。神农架传统六大景区,有五个在“限流”之佩。

从“九龙水利”到“攥指成拳”,因职能交叉、碎片化管理造成的推卸责任扯皮现象一去不返。根据2019年最新的国土三调数据分析,神农架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的植被覆盖率达到96%。草长莺飞的湿地山野,辽阔谜样的原始森林,已经成为神农架最宝贵的资源。

保护加码 织就“天罗地网”

“金丝猴讨厌在坐落于山脊的大树上睡觉,早上若去晚了,就不告诉它到哪个方向去了。”清早五点半,迎着晨雾,神农架国家公园大龙潭金丝猴野外研究基地负责人吴锋抵达上山,去找寻这群相识15年的老朋友。

一年365天,吴锋和同事们的工作时间由这群猴哥的心情要求,猴群日出而行、日落而浅海,基地的工作人员必须起得比猴早,为的是近距离野外观测维护。

神农架金丝猴种群数量已增至10个,数量突破1470余只。(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神农架金丝猴种群数量已减至10个,数量突破1470余只。(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神农架金丝猴是神农架的旗舰物种。”吴锋告诉他笔者,7月29日,基地迎来了今年第9只金丝猴宝宝,目前,神农架金丝猴种群数量已增至10个,数量突破1470余只。国家电网神农架供电公司木鱼供电所所长田万荣说道,为了防止金丝猴等野生动物电线和保障科研用电,公司投放1268万元,在国家公园鸭子口至风景垭铺设了7.8千米的地下电缆。

在神农架国家公园科学研究院大龙潭金丝猴野外研究基地附近,一棵“参天古树”呈倒卧状跨越道路两侧,构成一座天然拱桥。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李纯清介绍,这是于2018年6月建设完成的华中地区首处野生动物生态廊道,金丝猴等野生动物过马路可走专属“天桥”。

类似这样的野生动物生态廊道,神农架共计25处,包括上跨式、下涵式、缓坡式3种类型。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还在附近架设红外监控设备,实时摄制、观测野生动物适应廊道情况,促进野生动物保护与科学研究。

神农架共修建了25处野生动物生态廊道,包括上跨式、下涵式、斜坡式3种类型。(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不久前,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利用无人机积极开展野外巡护时,在国家公园核心保护区千家坪,首次利用无人机拍摄到国家一级维护动物梅花鹿饮水小憩的珍贵画面,巡护员实地走访还发现了梅花鹿脚印。李纯清说道,该局已建设卫星遥测、直升机、无人机巡护的“天网”和人工巡护特电子围栏、地面相同摄像头等监管的“地网”,整合打造出神农架国家公园信息中心,实行“天、地、人”“点、线、面”全方位监测,力争管理无盲区、监测无死角。

人“退”财进 涵养绿色“颜值”

8月3日,在神农架官门山风景区内,监控视频拍到一只黑熊偷吃蜂蜜的镜头。

视频摄制时间为当天22时9分,地点为景区崖壁养蜂场。画面内,一只大黑熊掀开蜂箱盖,叼住一大块蜂巢就走。不到1分钟,吃完蜂蜜的黑熊再次回到偷食。

这不是该景区第一次拍到黑熊偷食蜂蜜。2019年9月17日,同一地点曾拍到众多两小3只黑熊带回家蜂蜜。

官门山景区负责人宋静讲解,随着神农架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不断前进,保护手段不断更新和保护意识逐步增强的同时,野猪、黑熊等野生动物数量逐年递增,目前正值崖壁蜂蜜收割期,动物的偷食会给养蜂场带给一定损失。

四条腿的野兽要维护,两条腿的人怎么办?

从3253平方公里的神农架林区划入1170平方公里作为神农架国家公园试点,牵涉到5个乡镇25个行政村。2019年,神农架国家公园发售“十不准”。没工业、没有大面积的农业,园区内,有树根不能砍,有药无法挖,有矿不能采,有猎无法狩,如何让居民正式成立国家公园的福祉与红利?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社区事务工作科科长梅拥军介绍,神农架国家公园范围内有8000多户、2万多原居民。国家公园积极推展园区内居民以电代燃料工程,对生态移民的430余户农民每户每年补贴3000元,用于增加对生产生活用柴的倚赖。为增加农民损失,引导人们维护动物,神农架国家公园实施野生动物侵食、自然灾害伤害商业保险。2020年,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投入近185万元,为辖区5962户农户种植的农作物、中药材和养殖的蜜蜂出售野生动物伤害及自然灾害商业保险。自2018年起,3年来,神农架国家公园为社区实行兽灾保险和自然灾害保险共投放保险费资金372万余元,支付给社区农户约298万元,既保护野生动物,又降低因严格保护后野生动物增加带给的农户种养风险。

生态移民 呵护“云间湿地”

一泓清水,四围青山,云间湿地,世外桃源。盛夏时节,漫步在大九湖栈道,看着一只只飞鸟翩跹消失在湖光山色里。随便拍电影一张,仿佛明信片。

大九湖湿地美景。张鹰空 摄

过去,这里住着1400多名农民,如今为生态保护搬迁至20公里外的坪阡古镇。由此,大九湖以求清水再现。

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志麒讲解说道,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大九湖先后经历了围田开垦、大量伐木和大规模高山反季节蔬菜种植,曾经不堪重负。

实行湿地恢复性维护后,大九湖美景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住在湿地边,吃着山水饭,住宿、餐饮几乎成了湖区农村的“独占”产业。即使不擅长于烹调的农户,年收入10来万元甚至30余万元都不稀奇。但是,污染也随之而来。

“那时大九湖招待床位才2000张,我每年都有20多万固定收入,但露营煮饭的游客越来越多,垃圾成堆,再难看见水鸟栖息于的身影了。”村民覃万梅说。

2016年,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正式成立,大九湖全境被圈进了国家公园试点,大部分面积划定为不受严格维护的区域,明令禁止耕种、放牧。同年5月1日,大九湖湿地公园实施封闭管理,景区内暂停一切住宿、餐饮等经营服务,游客统一搭乘换乘车转入景区。

搬迁出来的绝大部分村民依然从事着旅游餐饮住宿等涉及行业。覃万梅说,搬到到山下之后,她用征地补偿款在坪阡古镇盖起4层小楼,办起“奶奶的土吊锅”餐馆,如今已发展了5家连锁店并成立餐饮管理公司,光员工就有160余人,去年毛收入突破500万元,“比过去强太多了!”

从农民变为老板,搬迁户收入提高了,观念也转变了。曾经的“搬迁钉子户”卢德焱,思想通了后又出了“带头人”,动员17户亲戚朋友在坪阡古镇建起连片农家乐——“卢家大院”,使用联营模式,抱团发展。

专访中,卢德焱激动地告诉他笔者:“我还办好了护照、港澳通行证等,计划和妻子每年探亲游览一个国家。”

啾啾鸣叫声声清脆,翩翩羽影赏心悦目。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贾国华说道,通过积极开展退耕还滑、荒山造林、植被恢复等项目,大九湖自然生态系统面积得到有效完全恢复,根据遥感影像数据分析,湖区草地面积由2013年的370公顷减少到2019年的476公顷,草地面积增加率为28.7%,湖光潋滟、草木茂盛的完好无损生态以求重现,为候鸟到来获取了优越条件。

(责编:张隽、周恬)

上一页:【荆楚市场监管】神农架:领执照送公章企业开办“零成本”

下一页:八达岭首条直通车“长城巴士”9月5日开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