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出现凶残不明生物,驴头狼身,专家:是史前猛兽

2021-05-18 来源: 奇达旅游快讯

神农架出现残暴未知生物,驴头狼身,专家:是史前猛兽

神农架,既有“晨风揉醒花千朵,银雾含香吻村落”的九大湖美景,也有“山脚盛夏山岭春,山麓艳秋山顶冰”的梦幻气候,还有《神农架断想要》中所提及的“我仿佛听到野人,与人类共舞”的谜样传说。原本以为,野人的传说是神农架最谜样的故事,却没想到,又经常出现了更谜样的生物。

惊现 “神秘物种”

有媒体报道:神农架一老农在山中发现一只外貌奇特的动物,长着驴头狼身,瘦且凶残。所幸他当时处于隐蔽处,没被发现。所以该老农才有机会将偷拍下来的照片给同村的人看,眼尖的老人一眼就显现出这是传闻中的“驴头狼”。

其实目睹“驴头狼”早有先例,几十年前,就有人声称在湖北、河南等地曾见过这种生物。特别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声称目睹其上下班觅食的人很多。

甚至有人说道曾打死过它,只惜尸骨无存,无法证明,也就没人注意到。可是没想到,这次竟然被一个老农机缘巧合之下给偷拍到了。一经发表,这些照片就在人们心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仅仅是记者们匆匆赶过去专访,连专家学者们也纷纷拜访,都想要揭露这种谜样生物的面纱,寻找它的本源。

是驴?是狼?

据传,这种动物不仅驴头狼身,颈后还有长长的鬃毛,走路姿势像野狗,且看起来凶猛异常。在关于它的种种传说中叙述道,这是一种体型和毛驴相近且鸣叫也类似于的动物,但却有着狼一般的利爪。是肉食属性,食物短缺时会闯入人类聚居地,捕杀家畜;更有甚者,还吃人!性情凶残而阴险,行驶时阔步如飞来,步幅可达一米。

本来,如果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出现在其他地方,都会让人猜测它的真实性,可是,它却是从神农架传播出来的。因为神农架一向具有举世闻名的野人谜团,因此,在人们的认知里,即使经常出现其他生物也是不足为奇的。这就是这条消息广泛传播的原因。

有关于这种生物的传说在老农将照片发布后渐渐烘烤,具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直到专家到来才使局面稍稍稳定。居民们都聚焦于专家团队的研究,毕竟,一种不得而知的凶猛生物捕食在居住于区域,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具威胁的。

正因如此,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生物系的钱国桢教授和刘民壮教授得到消息后,很快赶往湖北的神农架,多次出入深山和目击地进行实地考察。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二人的仔细对比,认真研究下,找到,这可不是驴或者狼,连它们的远亲近邻都算不上,而是一种据传两百万年以前就销声匿迹了的的史前猛兽——沙犷。

爪蹄兽——沙犷

爪蹄兽是犀牛、马、貘等奇蹄类动物的亲缘动物,除了完整类型以外,趾末端均有爪,是奇蹄目中唯一脚上有爪的一类。奇蹄兽的化石曾在亚、非、欧等洲被找到。爪蹄兽分为两个种群,其一是隐蔽栖居于原始森林的者跖行者;另一个就是捕食于平原,外形如山羊的爪脚兽。

沙犷兽属于前者,早在七百万到七百五十万年前,它们遍布于亚洲地区的林地之中,后来逐渐演化,之所以叫跖行者,是因为它们会把大部分重量放到较短而有力的后腿上,较长的前脚上有长而倾斜的爪子,这种特殊结构使它们无法如其他动物一样,四脚分段,而不能用指关节跖行。

专家研究这些爪蹄兽的化石后,找到它们的上颚没前牙,连后齿也不见太多磨损的痕迹,因此得出结论它们是挑剔喂食者的结论。这一点或许与现代熊猫类似于——只自由选择最嫩的枝叶,必要送到嘴巴后方。

沙犷归属于哺乳类动物,神奇的骨骼构造,使它看起来像大猩猩、驴和马的综合体。只是,在先前的研究中,这种生物不存在于上新式,早在两百万年前就已经绝种了。近日却被人发现,令人匪夷所思。难道两百万年来,它和驯鹿一样都没有演化?它在神农架是如何生殖后代的?我们期待着在进一步的研究中,专家们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艳。

神农架的“美丽传说”

坐落于湖北省西北部的神农架,据说是神农氏后人聚居地之所,演变至今,以纯朴和谜样著称于世,素有“赤橙黄绿四时有,春夏秋冬最难分”之称,这里有着国家级的森林公园,是花鸟鱼虫的乐园,也是动物植物的家。

除了谜样生物捕食以外,它还有一个知名的特点,那就是养育着许多种类的白化动物。其中除了知名的白林麝、白熊,还有白蛇、白竹鼠,甚至有白乌鸦、红大鲵等等,这些神秘的白化动物也为神农架的美丽传说再配了一抹亮色。

神农架独有的气候和植被条件为大批珍稀动物获取了屏障。进入这里,会看到大小不一、蓝面仰鼻、身穿金色长毛“外套”的森林精灵——金丝猴。这里不仅有云豹、金钱豹、金雕等动物,还有尖吻蝮、白头蝰等动植物濒危蛇类。此外,这里还是黑熊产于栖息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

不仅仅是动物,这里还有珙桐、女贞、中华蚊母、红叶石楠等动植物植物。

各色各样的动植物,在为当地生物多样性添彩的同时,也增加了游客的谈资,毕竟神秘生物不是天天可见的,但是珍稀动植物却能时常得见。这也使得神农架在缥缈的神秘神坛上,加添了一丝人间烟火气。

迷雾层层拨开,才发现这谜样物种竟然是沙犷。只是原本应该早就绝种的物种竟然重见天日,以此类推,又有多少我们不再见过的物种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繁衍生息呢?

由此看来,人类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仅仅是冰山一角。人类还需在以后日子里,慢慢去发现这个与我们共生的世界的更广阔的全貌。神农架还有许多谜团,例如野人是否真的存在于世,动物的白化之谜等还等候着新的一代人的不懈探究。那就让我们也期望着未来能看见更多的谜底吧。

上一页:日本土豪花4亿,模仿秦始皇建“兵马俑”,现在却无人敢去

下一页:专家说秦始皇兵马俑灵感来自古希腊,尽扯淡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