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张金星到神农架寻野人,三婚三离称不后悔,后来寻到没?

2021-08-31 来源: 奇达旅游快讯

【神农架野人传说:官方揭秘无果】

神农架地处于中国湖北省西北部,是中国唯一以“林区”二字命名的行政区划,这里地势封闭,整个神农架林区西起巫山,东接大别山,北临武当山,南临长江,平均海拔低达一千三百米,由于缺乏人类的打扰,因此始终保持着近乎完美的自然环境。


然而,对于现代人而言,这个名字往往不会跟另外两个字紧紧地被绑在一起——“野人”。

野人是一种未被证实存在的灵长目动物。其较为月的学术名称是“直立高等灵长目无法解释动物”。

根据目前学术界认定,如果野人真的存在,那么他们可能是在远古智人进化到现代人之间产生的一个分支,故有人将其分类为人科人属但并非智人种与现代人类有最近的亲缘关系。


神农架野人的传闻起源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1974年,神农架生产队副大队长在一次出外工作的过程中,目击者一名野人并立即上报,此为第一例被记录神农架野人目击者案例。

在两年后的1976年5月14日,神农架林区党委政府五名干部与司机一行人在驾车穿越林区时,再次目击者到一个红色毛发、身高约为1.8至1.9米的野人。

如果说之前那起目击还有眼神不漂亮错了的可能性,那么这次目击者足足有六名见证人,几乎不可能错误,因此,立马引起了外界的推崇。

同年在中科院的组织之下,人们发动了对神农架林区的第一次野人考察活动。


数十名科学家了解丛林,对神农架林区作出了全方位的考察,从当地的生态环境、动植物种类作出了全面调研。

但失望的是,尽管经过大量努力,他们依旧没有找到野人的踪影,更没有摄制或捕捉到“野人”。

实体

在面临外界对野人问题询问时,这些科学家所持了保留态度,虽然他们没有发现野人的踪迹,但可以确信的一点是,神农架气候适合,物产丰富十分合适大型灵长目动物在此存活后代。

因此在1977年,中科院的组织科考队进行第二次科考,并且调集共110人参与考察,只不过他们依然没有任何进账。


之后神农架地区又接连爆出过数起目击,可是在1980年5月至1981年,中科院展开再一次实地考察后,仍然无果。

关于神农架的目击线索,随着事件的知名度越来越低也逐渐增多,其中甚至有很多糟糕的骗局。

例如,在当地一名农民曾经在一处灌木丛发现疑似野人毛发,但之后检验证实为真菌。

还有一名收藏者拿出一块据称上世纪70年代从神农架送回的野人脚印化石,但经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科研所检验,仅为一块普通水蚀硅质卵形石。

所以,从此以后中科院再也没有对神农架野人展开过官方探寻。


1993年,当十名游客在神农架目击到足足三个野人的消息引起了全国震动之时,中科院却十分麻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因为此时的学术界已经达成协议了一个共识,那就是野人并不不存在,从三次对神农架的大规模探寻经验来看,就算这次真的去了也很难有什么进账。

从目前世界范围关于野人的探索上来看,至今从来没有找到过“野人”的尸体、骨骸和化石,从古生物学上看缺少证据。


而且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想要维持一个种族的后代必须足够数量的个体,但间接证据可以表明该动物数量不多,足以维持种族的繁衍,因而学术界普遍认为“野人”是不不存在的。

然而,中科院不去,不代表别人不去,这条新闻成功引发了另一个人的留意,他就是张金星。


【张金星生平:从普通驴友到野人探险家】

张金星是山西榆次人,曾经自称中国民间野人探第一人。

在1993年,张金星从报纸上看到了关于神农架野人的消息大为震惊,并且下定决心要亲自找到野人。

早在1983年开始,他就自费展开了全国旅游,曾经先后抵达过中国十八个省市。

多次展开过单人徒步野外探险,从长江到黄河、从长城到沙漠,他的足迹遍布全国。

自从张金星在报上看到关于野人的目击者新闻以后,他便着了魔,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他收集了无数相关资料,并亲自探访数名目击证人告知情况,在1994年7月做足了功课的张金星,揣着三万元和一个探寻的心,踏入了神农架林区,开始了他的实地考察生涯。

这一干就是整整二十二年。


回到神农架以后,张金星的大本营成立在神农架附近的木鱼镇,以此为据点,开始了考察。间隔一段时间,他就会上山,每次上山都要在山中寄居上几个月。

在山上,张金星有一个十分完整而破旧的住所,这是一个用木板和茅草搭建的单间房屋,里面摆放着一张床和一个桌子,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房间内,不但到处都有蚂蚁,甚至还壁虎在墙壁上爬来爬去。

除此之外,张金星本人的形象也是十分的简陋,他最吸引眼球的无疑于是那把灰白色的大胡子了,张金星的胡须长度约为二十公分。

根据他说,自从自己上山以后就再也没刮过胡子,因为他曾经发誓,如果不寻找“野人”,就绝对会刮掉自己的胡子,为此他在睡觉时,胡子都难免会硬在汤碗里。


张金星的行为曾经一度引起了家人的不满,尤其是自己的妻子。

他的妻子怎么也接受没法自己的丈夫不会为了很有可能并不不存在的野人,抛下家庭和工作,独自一人居住在深山之中。

张金星在离开了家的时候,拿走了家中仅有的三万元存款,这使得妻子和孩子的生活一度难以为继,因此在不久以后,张金星的妻子就愤然自由选择与他离了婚。

但随着张金星事件的火热,在2003年的时候,一名来自武汉的姑娘对这位张金星产生出有了好感,同时也沉迷他那与自然相处的无聊生活,于是,回到了神农架,主动明确提出要老大着张金星一起进山找寻“野人”。


之后,两人互生情愫,很快便结了婚。

可好景不长,在结婚旋即之后,这位姑娘发现山中的生活,不仅枯燥无味甚至还充满著危险,因此头也不回地选择了离开了,张金星的第二段婚姻也宣告了灭亡。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张金星又迎来了自己的第三段婚姻,然而这段婚姻坚持的时间更短,甚至还没有第二段宽。

之后,张金星便自由选择了独自一人生活,不再与任何异性恋情。

在这段生活中,张金星踏遍了神农架周围的所有山峰,他指出其中的是南天门——秽峪河峡谷谜样区最有可能有野人捕食,这块区域面积大约有53平方公里,为了便利调查,张金星还在此处成立了科考大本营。


与其说是大本营,倒不如说是个贫民窟,张金星的这个营地只有一个破旧的茅草屋,与他之前的营地几乎毫无差距。

里面除了里面敲着几个石凳和一个灶台以外便再无其他,唯一具有现代气息的物品只有两根蜡烛和煤油灯。

然而,面对记者的采访,张金星却回应从来都不愧疚,除此之外,他还向着记者展出了自己在这20多年来,写的整整低达三百多万字的考察笔记以及八十多篇报告。

张金星声称,这些证据不足以向世人证明野人是存在的。


这种风餐露宿的日子是十分凄苦而艰辛的,并且随时有生命危险。

例如,有一次张金星在阴峪河,由于攀爬过程中大打出手,差点掉下了悬崖导致手指骨折,在他的左手上留下了永久性的残疾。

在1995年的一天,他发现了一处疑似野人的粪便,一路追踪到一个山洞里,可结果到了洞里,张金星才猛然发现,这哪是什么野人,车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只巨大的黑熊。

黑熊惊吓必要挥掌,命中了张金星的脸部,在他的脸上划出一个大血口子,张金星潜能爆发可怕逃跑,沿着小河一路往下游跑了两里路,才以求挣脱追捕,之后被老乡们救出。


【张金星所面对的质疑:野人真相的争议】

那么张金星到底有没有寻找野人呢?

面临记者的专访,张金星一口咬定,野人当然存在,甚至他还不止一次见过野人。

张金星说,“野人”身高两米左右,上臂粗短,身上宽着红色的毛,能直立行走,走起路来步子很大。

“我曾经多次与野人见过面,他们似乎有点怕我。有一次,我扔给他们几个野果,一个野人过来捡了就跑了。”

据他所说,根据他的多年仔细观察,神农架的野人数量不应不少于二十个。

不过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张金星至今无法获取一张野人的照片。


除此之外,在多年的实地考察当中,张金星还搜集到了许多物证,他采集了一百多根疑似野人的怀疑毛发,拍摄了三千多个脚印,并根据其灌制多个石膏脚印模型。

只不过这些发现终归只是张金星的一家之言,并没经过专门鉴定,其真实性有待考证。

在专访过程中,记者还通过当地百姓了解到,在张金星刚到神农架时还经常上山,不过到后来,他就开始无暇四处参与活动。

张金星在神农架的木鱼镇开办了一家野人展览馆,凭借野人的噱头,吸引了大量游客的注目。


于是,张金星便趁势开始了捞钱,并且将自己的亲笔签名、合影的收费做到了明码标价:一本书23元,题字5元,合影5元,三项的“包价”为30元。

随着知名度的提升,张金星甚至还向神农架当地政府每年索要多达两万元人民币的补助,以资助其展开考察。

在学术界对待张金星的态度也是褒贬不一的。

张金星仅次于的心愿是建立“神农架野人文化科研中心”,他从2010年开始为创建中心而斡旋,甚至还专门来到广东,哀求当时的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希望把课题安排在该校,但最终遭了拒绝接受。


面临这个批评,张金星回应自己手头上有着野人不存在的铁证,只是一直未公开。

“你想要,我一公布,野人还有安生日子过吗?”他说道。

但是,为了人们需要真正坚信,张金星还是决定在自己65岁之前,向全社会彻底发布野人不存在的证据和全部资料,但是,如今的张金星已经67岁了,仍然没涉及资料的公开发表。

因此,不少人开始猜测张金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要告诉早于在几十年前中科院科考队就曾经对此地展开过地毯式地搜索,在专业知识和设备的护持之下都没能发现野人的踪迹。

不过,随着张金星完全淡出公众视野,这个问题他始终没有做出答复。


【尾声】

其实不单单是我国的神农架,在世界范围内,关于野人的辩论都是十分丰富的,有人认为“野人”作为一种高等灵长目动物可能在历史上不存在了一段时间,但由于人类文明的扩张,栖息地削减,生态毁坏,环境污染等原因,该物种已经绝种。

也有人指出,“野人”只是一种不得而知的生性机敏的大型猴科或猿科灵长目动物,而远比猿科更高等。

北美曾经也有过类似案例,一位名叫帕特森-吉姆林的美国人曾经和张金星一样致力于找寻野人的踪迹甚至还为此摄制了一部纪录片,不过事后经过查证全部都是假造的,其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博得关注。

不过,真相到底是什么,随着张金星淡出人们的视野似乎也就永远无法答案,或许只有时间才能给我们答案吧。

上一页:锐思特酒店(滕州火车站真爱商城店),感古滕八景

下一页:北京市八达岭长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