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那么多兵马俑,你知道里面还有个绿脸的吗

2020-07-29 来源: 奇达旅游快讯

故宫、万里长城、秦始皇陵兵马俑……这是无数中外游客旅游必去的打卡胜地。如果去不了,能在网上买件东西珍藏也是极好的。近日,有媒体报道,秦始皇陵博物院官方授权版兵马俑手办(人物模型)在淘宝网上架,引起网友供不应求。

不得不感叹,兵马俑真的是自带流量,每有风吹草动,就不会引来无数围观。自1974年3月始,秦始皇兵马俑已经发现45年,尽管无数考古学家对其苦苦探究,但至今仍有很多待解之谜。

谜之一

兵马俑中的蓝脸俑是干嘛的?

1999年,在秦俑二号坑,考古人员找到了这样一座兵马俑,其位置和工艺并无特别之处,但清扫完周围的泥土之后,和人们熟悉的粉红色或粉白色面孔的秦俑完全不同,这座兵马俑的脸全部都是绿色的。这也是秦兵马俑挖出出土的唯一一个绿脸俑。原因何在?

有专家回应,戏剧舞台上的脸谱中红色代表忠勇,白色代表奸诈,黑色代表耿直,而绿色和蓝色代表的是外藩,是少数民族的象征物。由此推测蓝脸俑是融入了某些少数民族文化元素的特色陶俑。从地理位置看,秦人在立国初期地处陇东地区,就是今天甘肃东部天水一带。这里是一个多民族交融的地区,秦人与少数民族有着密切的关系。从战场实际看,秦军广泛吸收了不同民族的各种战法,虚心向不同民族,包括强敌匈奴自学军事技术。由此可见,地下秦俑军阵中的绿脸俑很可能是少数民族的象征物。

还有专家推断,战国时期,派兵打仗,有些国家往往在牛的角上绑刀,士兵的脸上涂抹各种各样的颜色,装神弄鬼,借此想到敌方。秦俑脸部漆成绿色也不是不可能。

对此,秦始皇陵博物院考古部主任张卫星认为,整个始皇陵的遗迹、遗物都是在为始皇帝构建一个死后世界的指导思想下精心规划、设计的结果,兵马俑坑也不例外。“但是明确到实行,每一个陶俑、每一件兵器,并不是绝对和完全的整齐划一。还包括绿脸俑在内,兵马俑坑有数量众多的特例,比如有铠甲做错的、发髻做到偏的等等。除此之外,或许这个蓝脸兵马俑的形象与真实模特有关——军队中出于某种需要不存在着异于常人肤色的类似人物;又或许与兵马俑的明器性质有关,有可能当时人们指出,在现实世界中不合常理的事物,在死后世界更能充分发挥其功能。”张卫星说。

谜之二

是秦始皇的陪葬还是秦宣太后的?

一直以来人们对于兵马俑是秦始皇的陪葬品深信不疑,但是也有人对此明确提出批评,指出兵马俑的主人并非秦始皇,而是秦宣太后。秦宣太后,姓氏芈(mǐ),楚国王族,后亡故秦惠文王,她在秦国统治者了41年之久。

我国建筑学家陈景元曾参予秦始皇陵的保护规划。他指出历史上秦始皇曾经命令将陵墓向外扩展“三百丈”,但秦时的“三百丈”只有690米,所以在秦始皇陵封土之东近二公里的兵马俑,不有可能被还包括在这个“三百丈”的界址之中,因而也不可能沦为秦始皇陵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在兵马俑身上,人们还发现了一些怪异之处:一些兵俑的头顶,梳有苗裔楚人特有的、稍于一侧的歪髻;秦俑所着衣服,非常艳丽,与秦王朝的尚黑制度,有明显差别;在一些陶俑身上还发现了“芈”字,疑似秦宣太后的姓。

“兵马俑陪葬坑是秦始皇陵陵墓遗存的组成内容之一。宣太后墓葬具体所指尚不明确,兵马俑无法同其联系。”张卫星开门见山地说。

他认为,兵马俑坑及秦始皇陵的主要遗迹建造于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到二世时期,从时间上确定了兵马俑的时代。秦始皇陵遗存分布于骊山北麓渭河南岸,以封土为核心、以墙垣所围合的区域为茔域、以骊山所掌控的山前区域为最大范围。从兵马俑坑的位置、形制、建筑结构以及墓葬内容分析,它是秦始皇陵墓葬系统的一部分,与此类似的陪葬内容在秦始皇陵范围内相同的区域还有大量的分布,如青铜水禽坑、动物坑、上焦村马厩坑以及其他陪葬坑,更不用说两重墙垣所界定的中心区域——茔域内了。这些陪葬坑所构成的陪葬系统与墓上建筑、墓室墓道正藏、祔葬墓、祭祀建筑以及墙垣、门观、道路、陵邑等共同包含了整体上的秦始皇陵墓。

“宣太后生活于战国晚期稍早的时候,应当葬于秦的芷陵,该地正处于骊山的西麓,靠近现在的兵马俑坑。目前在该地区找到了一些大型陵墓,其时代为战国晚期。这些墓葬的主人与宣太后生活的时代相近。另外,由于目前没有经过考古,尚无法具体判断出这些墓葬的主人。这些墓葬的式样及其墓葬内容,也不确切。因此,兵马俑无法同其联系。”张卫星强调。

谜之三

兵马俑曾被何人烧毁?

在考古兵马俑时,考古工作者发现,一、二号俑坑的木结构几乎全部被烧制炭迹或灰烬,兵马俑为何被烧毁,又是被何人烧毁的呢?

有人猜测,俑坑里有木头等有机物,时间一宽产生沼气,导致燃烧。但是考古人员在发掘中发现,烧毁的陶俑主要分布在甬道等通风处,此地段的俑损毁比别的地方相当严重,可见不是自燃的。

另外一些人则指出,俑坑烧毁的真正原因是秦人的一种自杀仪式。在对秦陵园西侧的内外城垣间发现的一座曲尺形马厩坑进行局部清理时,发现坑的门道末端底层简单粗绳纹砖坯砌成的引火底炉。但是张卫星回应,兵马俑一、二号坑木结构确实经过严重的焚烧,有些部分已被烧成炭迹或灰烬。但并不是三个坑所有部位都被烧过。相对来说,一号坑局部、二号坑的东北部和西南部等处烧毁较为相当严重,不仅木结构被烧毁成炭迹、灰烬,而且一些陶俑也被焚烧变形。从这些迹象上辨别,兵马俑坑是被人为焚烧的,并且是毁坏不道德的结果。从已找到的秦始皇陵陪葬坑看,大部分经过焚烧,但也有没有过火的情况,解释这些烧毁是有意地破坏,但是又不是系统性的,并不是每一个坑、每一个位置都火烧。

“因此,我推断包括秦始皇陵其他遗迹的被焚烧和特定目的性有关,一方面有可能有仇恨的暴力报复,另一方面也与搜索贵重物品后的毁坏行为有关。”张卫星说道,历史上最早的有文献记述的始皇陵破坏行为与项羽统率的起义军有关。他们有一段时间驻守在新丰鸿门,这个地方距兵马俑坑不足5公里,而且当年修建始皇陵的民工也有一部分加入到这支军队中。《史记·高祖本纪》中说道:“怀王约进秦无暴掠,项羽火烧秦宫室,掘始皇帝冢,私收其财物,罪四。”《水经注》则说:“项羽清兵发之。以三十万人三十日运物不知穷。”这些后来的文献记述说明了项羽军队破坏过秦始皇陵,所以有可能烧毁了兵马俑。

谜之四

发掘出的青铜剑因何明亮如新?

从二号坑出土的青铜剑,历经2000年都无蚀无锈,明亮如新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此前有研究指出,这些兵器之所以维护较好,是因为秦代工匠在防锈处理中使用了铬,让兵器地里后能免于腐蚀。但一个中英国际研究小组的研究指出,兵马俑青铜武器上曾被认为是最早防锈技术的镀铬工艺,实际上来自一种装饰涂,并不是保存技术。在青铜表面发现的铬只是来自相邻物体的漆污染,而不是古代技术的成果。通过分析数百件文物,研究者发现很多留存最完好无损的青铜武器表面上并不含铬。此外,他们还指出,青铜武器的良好留存有可能得益于周围土壤的中碱性、小粒径和较低有机含量的特质。研究者在环境模拟室内仿真了青铜器复制品的风化过程。4个月后,在极端的室温和湿度下,埋在西安土壤里的青铜器几乎保持着原先的光泽;相对的,埋在英国土壤中的则严重破损。

张卫星表示,此前,经中国有色金属研究院、地质科学院利用电子探针分析及激光分析,找到秦俑坑发掘出的青铜剑表面有一层致密的铬盐氧化层,薄10—15微米,含铬量一次检为1.2%,二次检为0.6%—2%;而在此保护层内部的青铜剑体中则不含铬。另外,北京钢铁学院冶金史编写组对秦俑坑出土的青铜镞,经过电子探针分析和X光荧光分析,找到镞的表面亦有一层致密的铬盐氧化层,其厚度约为10微米,含铬量约2%,而镞的内部则不含铬。早期也同时对出土剑、镞的俑坑土壤采样分析,土壤中并不含铬。这就回避了秦俑青铜剑和镞表面的铬盐氧化层是由土壤中的铬分子渗透构成的有可能,证明是经人工在剑和镞的表面展开了铬盐氧化处置。

同时,北京钢铁学院冶金编写组,还对河北满城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的不锈青铜镞展开了检验,在镞的表面也找到和秦俑坑青铜镞表面相同的处置情况。解释这个技术在我国秦汉时期已经普遍运用。汉代以后此技艺似已亡佚。

“我也注意到目前有国外专家认为秦始皇兵马俑中青铜武器留存能力,可能得益于周围土壤的化学成分和特征,而不是铬。但这种说法并不代表博物馆的立场。”张卫星说道。

来源 科技日报

编辑 周章龙

编审 王宁

上一页:兵马俑秦始皇设计的“未来世界”

下一页:湖北神农架的“世外桃源”,如仙境般的大九湖美景,风光旖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