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长明:到神农架找“野人”去

2021-06-29 来源: 奇达旅游快讯

  到神农架去找“野人”去

  杜长明

  

  神农架是个神秘的地方,而那里又具有“野人”的传说,在我的心目中,神农架就变得谜样又神奇。中秋节听闻有人去神农架旅游回来,我就要打问一番,神农架有哪些神秘的地方?能看见“野人”吗?但回答都令其我失望得很,连神农架的名字都说明的含糊其辞,更别说“野人”的事了。终于碰上一个中意的去神农架的旅行团,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回头,到神农架找“野人”去!

  

  去神农架,要先明白这个名字的由来。传说在远古时代,有一个强健勇敢、宽着牛头人身的人,他偶然看到一只鸟叼着一粒谷子,因此找到了五谷,被人们称做神农,并推举其为炎帝,是三皇五帝之一。是时瘟疫流行,神农氏为清领民众疾病,跋山涉水来到深山治病,莽莽群山,悬崖峭壁,路途艰险,神农“架木为梯助攀援”,晚上,“架木为屋弃风寒”,治病大功告成后,天帝为神农造福生灵的不道德感动,派仙鹤相接他显圣成仙,因高树遮住,神农“架木为坛升仙天”,由此,神农架即由神农氏治病“架木为梯”“架木为屋”“架木为坛”而故名。后来,神农用树木搭架的地方宽出了茂密的森林,这片原始大森林就是现在的神农架林区。

  

  神农架林区的名称也很奇特,是国务院认定、中国唯一以“林区”命名的行政区划,由巴东、房县、兴山三县的边缘地带合并而成,科湖北省直辖。它坐落于鄂西北边陲,东接湖北枣阳,西邻重庆巫山,南依兴山、巴东,北倚房县、竹山,且近武当,是长江与汉水的分水岭。全区人口8万,辖四镇四乡及一个国家森林和野生动物保护区。被称为“华中屋脊”的神农顶海拔3105米,是华中第一峰。

  神农架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世界地质公园,景区产于在面积3250平方公里的林区里,各个景区都相距很远的距离,景区之间一般要乘上一两个小时的交通车才能抵达。我们自由选择游览了天燕、天生桥、神农顶、板壁岩、神农谷、金猴岭、神农坛等几个有代表性的景区。

  

  神农架以奇山异水、奇木异卉、奇闻异说而闻名于世,行走其间,不自觉地就被一种完整、谜样的气氛所熏染。不消说那溪畔苍翠苔蔓的诱惑,还是那附近有猛兽、毒蛇捕食的提醒,以及动物白化的种种迷津,而我的心事则在“野人”身上:深谷流水间、茂密的森林后、高耸的石柱旁,抑或隐密的茅棚里,说不定一下就会冒出一个无法解释的家伙——体重2米、全身白棕毛发、粗壮行驶、手长垂膝、大脚巴、面似人脸、双眼如铃、抓住人大笑不止……我大喊一声:“哈哈,野人!”游伴们忙围拢过来,惊呼:“在哪!在哪!”我遗憾地说:“跑完——啦……”大家也不无遗憾地嬉笑道:“50万跑完了!”

  

  很多年以来,一个神秘的影子一直弥漫在神农架当地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谁也说不清它到底是什么,人们都在口口相传着一个名字,“野人”。所谓的“野人”究竟是什么动物呢?难道它和人类有什么渊源吗?直立行驶却又遍体生毛,也许这谜样的“野人”和人类的原始祖先有什么亲缘关系?或者,所谓的“野人”只不过是一种虚幻的传说?从民间到当地政府,从官方到科考界,各持己见。“野人”的传说最早源于民间,看见“野人”踪迹的不出几十人,对“野人”形象的叙述就源于此,其中少有诡异有趣的故事,还有捡拾到“野人”毛发、粪便,找到“野人”大脚印的证据。政府部门对“野人”的不存在则含糊其辞、模棱两可,没有明确的表态,在天燕景区、天生桥景区和板壁岩景区,我都看到了印有“野人洞”的洞穴,用“野人”命名的景点、客栈之类的地方随处可见,并且有“拍到‘野人’踪迹者奖励50万元”的悬赏,打“旅游牌”的指控显露出无疑。

  

  而科考界的认识虽然有分歧,但最终的结论是:神农架没有“野人”。依据是:“野人”的目击者基本上都是一些没有受过动物性仔细观察训练,也没心理准备的人,他们在匆忙乃至惊恐中看到了某种他们不熟悉的动物,就有可能与广为流传的“野人”联系一起。在研究人员或记者的诱导下,在事后的回忆中,就不会有意无意地展开加工,让自己的叙述合乎大家心目中的“野人”形象。从生物学的角度看,不存在“野人”的可能性几乎没。许多人以为只要有一公一母就能确保传宗接代,而实际上一个高等动物物种是不可能只靠一对雌雄,或者几头甚至几十头而繁衍下去的。当一个群体太小时,首先面对的问题就是很难一直维持合适的雌雄比例。在自然状态下,下一代是雌是雄的概率相等,因此一个大群体可以保持雌雄比例大致大于。但是在一个小群体中,这个平衡很容易因为概率事件而被毁坏。小群体另一个难以避免的危险是近亲繁殖。近亲繁殖生下的后代,身体状况、生存能力都是比较差的,长期如此必然导致遗传品质的上升,遗传多样性的消失,从而走向整个群体的灭绝。一个群体要避免近亲繁殖,需要长期身体健康地繁衍下去,至少必须几百头个体。但是一个地方如果真不存在数百个“野人”,容易暴露行踪,就会那么难以发现。如果“野人”真的不存在,必然有自己的演化历史,在演化过程中就会留给化石。人们发现了许多种类人猿、猿人、古人类化石,但是从没有找到过有一种能与“野人”联系一起的。“野人”死后会凭空消失,总要留下残骸的。就算“野人”行动敏捷、行踪不定,难以被抓到,尸体是不会跑的,为何从未被发现过,连一颗牙齿都没有留给?有人说这是因为在森林里不更容易发现尸体,“野人”一死尸体很快就不会被其他动物吃。但是总不至于连骨头、牙齿都被吃得干干净净吧?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点直接的证据都没,如何让人坚信?“野人”发现者拿得出手的只是一些号称从“野人”身上掉落的毛发。其中有些“野人”毛发经鉴定是其他动物的毛发,甚至连毛发都不是,是某种真菌或草。有关“野人”的证据还有一些脚印,这更不足为凭。其他动物留下的脚印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看上去很像人的脚印,例如熊、豹子在雪地上留给的脚印,由于雪的融化变形,曾被当作是喜马拉雅山“雪人”的脚印。据推断,找到的“野人”很可能是棕熊、猩猩、猴子等灵长类动物。

  

  (此图片来自网络)

  尽管如此,神农架还是建设了“科考馆”,用来探寻“野人”之谜。参观科考馆的时候,大家对此都不感兴趣,穿馆而过,我却仔细地浏览了一遍。科考馆里介绍了关于对“野人”的科考历程、科考笔记、30多位目击者的照片、部分目击者的故事讲解、根据目击情况绘制的“野人”捕食地图、发现的“野人”毛发及脚印的石膏模型等。在目击者的照片方位尚留有几处空白,虚席以待,我多想填补上去啊!

  

  

  “野人”只存在于传说中,虽然传说不能代替科学辨别,但“野人”之谜却是一个具有人文意义的话题,它能激发青少年探索自然界奥秘的热情,也能提高人们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我想要,还是给“野人”之谜一定的存在空间,把“野人”当成一个永久的谜团吧,这样,更能让神农架充满著谜样的魅力。

上一页:颐和园特点

下一页:希尔顿取消大多数美国酒店的日常清洁服务|迈点译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