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寻野人他扎根深山27年,三婚三离背后,是执着还是可笑?

2021-10-16 来源: 奇达旅游快讯



在这个仍未被完全探索的蓝色星球上,一直存在着许多人类未知的秘密,人们奇怪外星人的存在,好奇野人的踪迹,也奇怪水怪的身影。在科学技术如此繁盛的今天,种种神秘迹象依旧没有被证实。

在神农架林区,有这样一个传说:这里生存着神秘的野人,他们人高马大,浑身被长毛覆盖。为了证实野人的真实性,张金星于1994年进深山寻野人,三婚三离也不后悔。如今27年过去,他寻到野人了吗?



野人捕食

出生于1954年的张金星,曾做到过知青,曾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在同事们的眼中,张金星是一个安静、做事稳重的人,但在张金星自己显然,他更倾向于冒险与探索。

1983年,29岁的张金星开始独自外出旅游,在全国各地留下了他的足迹。一直以来,张金星都是特立独行的人,他可以一人渡黄河、穿越大荒漠,做了很多驴友不敢做的事情。

张金星一直在探寻这个谜样的世界,一直致力于探索真相。到了1993年,当神农架野人出没的消息传遍张金星的耳中,热衷探险的张金星便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神农架,一个有着野人传说的神秘景区。提起神农架,很多游客都会将其与野人挂钩,神农架景区也举起了牌子,警告游客不会有野人出没。

神农架野人的传说可以追朔到1974年,有人偶然间目击了一名野人,在他的叙述中,野人浑身茂密红色毛发,体重超过1米8。自此之后,有关于野人的故事便一直在坊间流传。

1976年,野人又出现在神农架林区,目击者的群众多达6人。人们渐渐坚信野人是真实存在的,研究人员也开始入驻山林,拿着精密的仪器展开探测。



此后两年,研究人员们不断出入山林,一遍又一遍地探寻。但令人遗憾的是,除了当初那几名目击者证人外,竟没有人妳过野人。因此,科学家们推翻了野人存在的论证。

深山研究

虽说科学家们已经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证实神农架林区不会经常出现野人,但有关野人的传说始终让游客们趋之若鹜。神农山林区更是打出野人捕食的招牌,借此吸引全国各地的游客朋友。

热衷探险的张金星始终相信野人的存在,他收集了众多资料,还咨询了相关专家。但失望的是,这些资料没有办法来证明野人是真实不存在的。



四处刁难后,张金星并没丧失信心,反而更加忠诚了自己要寻找野人的信念。1994年,张金星疯魔般地辞任了工作,背上行囊与家人们告别,获得所有的积蓄走入了神农架林区。

虽说张金星有丰富的野外探寻的经验,但到了神农架景区,张金星也不敢贸然转入。他事先询问了当地居民,有些居民坚信自己曾见过野人,他们言之凿凿,确信野人曾经经常出现过。

而另一部分人则不相信野人的不存在,他们未曾亲眼亲眼过,实在野人一事太过荒谬。在与居民交谈的过程中,张金星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他势必要进入林区一探究竟。



当然,白天上山,晚上回到木鱼镇的点子并不现实,一是夜间山上常有动物出没,并不安全,二是每天上山下山路途太过很远,真正能探寻的时间太少。

为了方便,张金星在木鱼镇租了房子,又在神农架景区里搭建了简易的住房。在山下搜集资料时,张金星有了落脚地。在山上探索,也不至于曝露在荒郊野外。

虽说林区的简易住房内只有桌子和床板,张金星也自得其乐。由于张金星沉迷于探究野人,他的身边也没悉心照料的人,以至于张金星整个人变得不修边幅,邋里邋遢。



为了鼓舞自己,张金星还誓言找不到野人就不刮胡子。但野人踪迹难寻,张金星只能胡子拉碴,整个人看上去都苍老了许多。

三婚三离不愧疚

作为一名探险家,张金星能够居住在深山老林,只身一人面临未知的风险,他的这种精神值得赞叹。但作为一名丈夫和父亲,张金星似乎没尽到应有的责任。

1994年,当张金星辞别家人的时候,他的孩子还很年幼,正是必须父母关爱的年纪。他的妻子请求他留在家里,但张金星的心中都是野人和他的研究,根本没精力去照顾家庭



看著执拗的丈夫,张金星的妻子已经预料到未来的艰苦生活。由于张金星将家中的积蓄都带走了,家中的生活越发艰难,妻子赚养家的同时还要照顾儿子。

在与张金星联络的时间里,妻子每每劝说他都得到回应。一来二去,张金星的妻子完全沮丧,她没想到自己和儿子竟比不过显然不存在的野人,便在痛苦中提出了再婚催促,带着儿子离开了。

妻子的离开了,让张金星备受压制,但他没回去劝说,反而将全身心投入到野人研究中,以此来移往自己的注意力。白天,张金星深入林区,仔细观察怀疑痕迹,夜晚,他便点起一团篝火,温暖自己的同时,也驱赶藏匿在黑暗中的威胁。



不得不说,在寻找野人这件事情上,张金星将耐心充分发挥到了极致。即使后期妻离子散,没钱财做到承托,张金星也坚持了下来。肚子饿了,就在山林中挖野味,喝山泉水,也能自给自足。

2003年,张金星的事迹被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在媒体的包装下,张金星枯燥无味的生活显得格外生动有趣。在看见报道后,一名来自武汉的姑娘对张金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主动明确提出要和张金星一起下山寻野人。

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张金星对身边这位姑娘产生了好感,姑娘也沉迷于惬意的自然生活,两人便高兴地领证成婚,步入了婚姻生活



小姑娘始终幻想着谋求不一样的生活,但山林虽大,却荒无人烟。这里的生活枯燥无味,甚至没任何娱乐活动,张金星和妻子每天的生活就是重复之前的工作。

来自大都市的女孩很快就厌倦了山林生活,在感受过灯红酒绿的城市后,又怎么会喜欢上黯淡无光的林区呢。但此时的张金星依然沉迷于研究无法自拔,武汉姑娘忍没法,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神农架。随着姑娘的离开了,张金星第二段婚姻也宣告告终。

在武汉姑娘离开之后,张金星又恢复了单身生后,依旧沉迷在林区探险中。未知情况的女孩子总会被看起来谜样的事情所吸引,不久后,张金星又遇上了自己心仪的女人,第三段婚姻生活也正式开始。



但失望的是,第三段婚姻也没保持太久,它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很快便无疾而终。在看清楚了张金星的真实生活状况后,女孩们都沮丧地离开了。

三婚三离,张金星的身份从丈夫和父亲变为了单身汉。由于一心沉迷于野人,张金星没能担负起父亲的职责,他的儿子也与他疏离,一年到头见没法几次面。

张金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及三次再婚的经历,记者回答他是否后悔,但张金星沉思片刻,安静地问道:“我从不愧疚自己的要求。”在张金星的眼中,野人的重要性已经多达了一切。



虽说不后悔自己的要求,但张金星似乎也被爱情受伤了心,在屡屡经历三段失败的婚姻后,张金星始终没再娶,真正地将自己与世隔绝。

27年的成果

距离张金星进出神农架林区,已经过去了27年。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张金星始终在探索野人的踪迹,但最终仍没能得到一张清晰的野人图片

曾有人问张金星这么多年的探索,到底收获了什么。张金星将自己的探究成果一并放在众人面前,向人们一一介绍。在张金星搜集的照片资料中,有上百张野人的脚印和毛发。



说起这些照片,张金星双眼炯炯有神,神采风扬地向大家展示介绍。但这些照片和证据终究只是张金星一个人的论证。只有图片,变得有些无罪。

而随着野人传说越来越诡异,出入神农架景区的游客越来越多,但野人依旧没出现。张金星转变了自己的态度,不再执著于探索野人,反而开始参与活动,向人们描写他二十年的研究历程。

张金星在木鱼镇开办了一家野人展览馆,他将自己搜集到的信息悉数摆放在展馆中,供游客们参观。眼看慕名而来的游客越来越多,张金星开始圈钱了。



他将自己的合影、签名、书本、题字等都做了明码标价,在景区周边展开贩卖。大方的游客们被好奇心抗拒,不少人愿意花钱出售这些过于真实的资料。通过这种方式,张金星的生活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靠着售卖资料挣了钱,张金星还不知足。他曾以研究野人的名义,拒绝当地政府每年给他提供万元补助。在张金星的陈述中,这些钱都将用于研究野人。

除此之外,张金星还不远万里去到广州,期望南方科技大学的校长能协助他建立野人研究中心。他将自己的资料悉数安放校长面前,眼神中充满信心,但却遭到了严苛拒绝接受



面对张金星的种种破格行径,人们开始怀疑他的真实目的和研究的真实性,认为张金星在利用欺诈的资料博得注目和钱财。

面对大众质疑,张金星一口咬定自己手中有重要成果,但只能等到65岁的时候才公开发表。就这样,张金星一拖再拖,65岁的生日都过去了,人们也未能等到公开的资料。

张金星似乎自由选择自动记得自己的允诺,他继续参与活动,之后靠过去的旧资料招摇过市。但他却丝毫不托公开成果的事情,以至于人们都指出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如今,67岁的张金星已经退出了人们的视线,有关神农架野人的传说也被科学家用事实造假。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随着人们生活领域的不断扩大,人类的足迹开始踏入未知领域,却仍未找到野人的踪迹。



或许,地球上曾经有野人存活的痕迹,但随着人类的演进和社会的发展,这类不得而知生物很大程度上丧失了适宜的生存环境。虽说如今的科学手段还不能极致说明野人的故事,但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些神秘传说都将被揭露面纱。

上一页:英国航空业面临飞行员短缺,或阻碍旅游业重新开放

下一页:香港中旅与Ceylon Hotels 订立股份买卖协议

相关阅读